当前位置: 主页 >行业资讯 >

【10bet体育】广州白云宾馆被指制造低频噪音扰民

      文章导读:广州市民廖先生一家生活在越秀区淘金坑路32号,3年来一直饱受疑似低频噪音的困扰。期间,市区两级环保部门曾多次上门查验,却始终查不出“噪音从何而来”。廖先生认为,家门口那座属于白云宾馆的调压柜就是噪音来源。
 调压柜发出划玻璃般噪音
      廖先生的家离白云宾馆旧宿舍楼仅一街之隔。2010年1月,白云宾馆餐厅改用天然气做燃料,在其宿舍楼楼下建起一个大调压柜。调压柜正式运行后,廖先生所在楼房的居民普遍反映,调压柜发出划玻璃般高频噪音,严重干扰日常生活,其中,廖先生一家受影响最大。
廖先生家在二楼,卧室正对调压柜,他的妻子因受伤无法下床活动,噪音让其倍感焦躁不安。饱受噪音折磨的她,甚至两次尝试自杀未遂。无奈之下,廖夫人只好在外租房躲避噪音。
 高频噪音刚去,低频噪音又来
      随后,以廖先生一家为代表的许多居民开始向各责任方投诉。首先投诉的是白云宾馆,但宾馆在进行噪音测量后认为,调压柜噪音没有超标,虽然再次测试发现确有噪音,仍称调压柜规划审批都是按照法定程序,责任不在宾馆方面,在调压柜的施工方市燃气集团。燃气集团则持相反意见,认为规划由宾馆所作,燃气公司只负责执行。双方推卸责任使得问题迟迟不能得到解决,受害最大的依然是附近居民。
在遭遇多次踢皮球后,廖先生等向越秀区环保局反映情况。经过不懈地投诉,2010年5月,环保部门邀请专家调试,最终确认噪音的存在,并通过从德国引进零部件改装,解决了高频噪音的问题。
      高频噪音得到解决,廖先生却感觉到低频噪音接踵而至,因为房间里忽然多出嗡嗡的震动声。廖先生再次向相关部门投诉,越秀区环保局的负责人和专业工程师,于2010年8月再次前往廖先生家中测量。通过比对调压柜和其家中低频噪音,认为二者“并非处于同一频率”。
这样的答复廖先生并不认同,他认为,测量时调压柜没有完全运作,测量存在偏差,应该在周末或者冬季测量,这一时间段餐厅营业时间延长及需要供暖,调压柜需要运作,测出来的数据才能体现实际影响。
      此外,技术人员曾怀疑该居民楼内部电器带来低频噪音。不过,通过全楼层断电试验,低频噪音依然存在。技术人员继而怀疑系友谊商店和地铁的可能性干扰,廖先生认为时间规律不吻合,因为友谊商店和地铁停业后,低频噪音带来的震动感依然存在。
今年以来,长期得不到确定答案的廖先生4次赴市环保局上访。
低频噪音长期困扰居民
     廖先生向记者谈起受低频噪音影响的感受。他说,低频噪音一开始无法完全感受到,但是当长期处在这种环境后,每次离开淘金坑后再回来,就能明显感受到它的影响,而且躺着的时候比站着或者坐着更明显。低频噪音一旦发出,一家人便无法睡眠,其妻子为了躲避,不得不忍受腰痛,每天晚上乘车回到沙面的祖屋居住,廖先生自己也只能等到大概凌晨2点噪音停止的时候才能入眠;而到了早上5点,又因为同样的原因不得不提早起床。
记者在现场遇到一位从白云宾馆宿舍楼下楼的居民。这位居民表示,廖先生感受到的嗡嗡声,在他家同样长期存在,对他也有很大影响。尤其是心情抑郁时,每每听到这些低频噪音,会更加感到无比狂躁,甚至有以头撞门的冲动。此时,不少街坊自发集聚过来,众口一词地对噪音污染表达不满,均认为罪魁祸首就是白云宾馆的调压柜。
楼内分贝值高于街道分贝值
      记者昨日来到廖先生住所,通过简易测试分贝等方式,实地体验调压柜的声响状态。发现,淘金坑路明显存在嗡嗡声,而且离调压柜越近,感觉越明显,在调压柜周围更为强烈。
      一般认为,室内的分贝量比室外低。可是,记者在此处测试时,却发现十分奇怪的情况——在楼下街道测量大致为50分贝,到了二楼安静的楼梯口测试,却达到60分贝。
 记者就此事采访白云宾馆,宾馆总办某接待人员表示,待问清之后再答复。至截稿时,依然没有接到宾馆方面的回复。
 ■名词解释
天然气调压柜
     燃气输送管道的关键设备,主要作用是调节和稳定系统压力,并且控制输气系统燃气流量,保护系统以免出口压力过高或过低。天然气调压柜可能因为零部件问题,存在噪声干扰的现象。
 低频噪音
     
指频率在200赫兹(倍频程)以下的声音。对人体影响较为明显的频率主要为3-50Hz的频率范围。低频噪音按传播途径主要分为结构传声、空气传声及驻波。结构传声是指安装在大楼内的变压器、水泵、中央空调主机,通过居住大楼的基础结构大梁、承重梁将低频振动的声波传导到各家各户。虽然低频噪音对生理的直接影响没有高频噪音那么明显,但更可能会对人体健康产生长远影响,这种影响不仅仅是生理上,且更多的是从心理上。对于该危害,目前没有引起人们的重视。